文西小记

生活教我的两个真理 叶延滨 无人提示,生活教我之一,不见为好。 “见见就好”,这种能在心里头发酵的念头,多是情之所至。人不是候鸟,不会返回老路,穿过半个地球来回地折腾。但人心像候鸟,恋旧情。旧情最易萌生者,旧情人,特别是初...

发布 0 条评论

我们管脑袋叫什么? 刘齐 我充实,因为我热爱接受信息,每天早晨一睁眼就开始接受。先是读报纸。现在的报纸越办越厚,噌噌噌,一个个小黑字儿像一群小蠓虫,拼命往我脑子里钻。它们钻完了,我上网。这网可不是鱼网乒乓球网,它能把全...

发布 0 条评论

一个普通人 李娟 有一个人,他的名字实在太复杂了,因此我们就忘记了。他的脸却长得极寻常,因此我们再也想不起他的模样了——我们实在不知道他是谁,虽然他欠了我们家的钱。 当时他赶着羊群路过我家商店,进来看了看,赊走了八十块钱的...

发布 0 条评论

轻轻地走与轻轻地来 史铁生 现在我常有这样的感觉:死神就坐在门外的过道里,坐在幽暗处,凡人看不到的地方,一夜一夜耐心地等我。不知什么时候它就会站起来。对我说:嘿,走吧。我想那必是不由分说。但不管是什么时候,我想我大概仍...

发布 0 条评论

豆腐 阿城 孙福九十多岁去世,去世时略有不满,不过这不满在孙福的曾孙辈看来是老糊涂了,他老人家要吃豆腐渣。 做豆腐是先将黄豆,大豆,或黑豆磨成浆。你如果说,老孙,这黄豆和大豆不是一种豆子吗?孙福就先生一下气,然后不生气,...

发布 0 条评论

经济学的旁听生 张晓风 “什么是经济学呢?”他站在讲台上,戴眼镜,灰西装,声音平静,典型的中年学者。 台下坐的是大学一年级的学生,而我,是置身在这二百人大教室里偷偷旁听的一个。 从一开学我就昂奋起来,因为在课表上看见要开一...

发布 0 条评论

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且干净 顾城 人的生命里有一种能量,它使你不安宁。说它是欲望也行,幻想也行,妄想也行,总之它不可能停下来,它需要一个表达形式。这个形式可能是革命,也可能是爱情;可能是搬一块石头,也可能是写一首诗。只...

发布 0 条评论

不是得到,而是学到 吴淡如 旅程中,一定有一本书,放在我随身的背包里。就算在录像的空档也一样,总会有一本书,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这已经是一种习惯。好像写作对我来说一直是一种习惯。 多年来,保持着这种习惯。习惯,是一种镇定...

发布 0 条评论

我们这一届终将不平凡 我们不光是历史的见证者 还是历史的参与者 您的复习时间已充值一个月 关于2020年全国高考时间安排的公告 经党中央、国务院同意,2020年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招生统一考试(以下简称“高考”)延期一个月举行,考试时...

发布 0 条评论

老夫老妻 冯骥才 他俩又吵架了。年近七十岁的老夫老妻,相依为命地生活了四十多年。大大小小的架,谁也记不得吵了多少次。但是不管吵得如何热闹,最多不过两小时就能和好。他俩仿佛倒在一起的两杯水,吵架就像在这水面上划道儿,无论...

发布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