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西小记

报复 雨果.克里兹 写字台上的台灯只照亮书房的一角。彭恩刚从剧场回来,他坐到写字台前,伸手拿起电话要通了编辑部:“我是彭恩,你好!我又考虑了一下,关于《蛙女》的剧评,最好还是发下午版,因为我想把它展开一些……别提啦!太不像...

发布 0 条评论

袋鼠佳日 村上春树 栏中有四只袋鼠:一只公两只母,另一只是刚出生不久的小袋鼠。 袋鼠栏前只有我和她两人。原本就是不怎么有人来的动物园,加上又是星期一早上,较之进园的游客,动物数量倒多得多。 我们的目标当然是袋鼠宝宝,此外...

发布 0 条评论

活着真好 维克多·科克留什金 我应该活下去,但怎么活下去呢?我真想不出办法来。 我里朝外披了一件羊皮袄在动物园里转悠了半天,以为孩子们会喂我点儿什么。可他们却把小石头扔了过来,看我能不能吞下去。我真吞了一块。这时一个小男...

发布 0 条评论

无所不知先生 毛姆 一 我在见到凯兰达之前就有点不喜欢他。 第一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横渡太平洋的航线非常繁忙,客舱是很难预订到的。我很高兴,弄到一个双人客舱,但当听到同伴的名字时,我就有点灰心了。“凯兰达”,这使我有一种...

发布 0 条评论

冯四 刘亮程 很多年,我注意着冯四这个人。 我没有多少要干的事。除了比较细微地观察牲口,我也留意活在身边的一些人,听他们说话、吵架,谈论收成和女人,偶尔不冷不热地插上两句。从这些不同年龄的人身上,我能清楚地看到我活到这些...

发布 0 条评论

你永远有做不完的事 理查德·卡尔森 许多人过日子的方式,好像有一个秘密目标,非要把一切事情都做完不可。我们熬夜、早起、不敢放纵逸乐,让我们所爱的人一直等下去。可悲的是,太多人就是因为让他们所爱的人等太久,最后对方终于放弃...

发布 0 条评论

心意 吴念真 他不记得父亲这一生在子女受到挫折或得到荣誉的时候曾经以拥抱来鼓舞或嘉勉他们,至于「我爱你」这三个字,这辈子是否曾经从父亲的嘴巴里冒出来过,他更始终存疑。 在母亲年纪比较大的时候,他曾经有一次以玩笑的方式试探...

发布 0 条评论

生活教我的两个真理 叶延滨 无人提示,生活教我之一,不见为好。 “见见就好”,这种能在心里头发酵的念头,多是情之所至。人不是候鸟,不会返回老路,穿过半个地球来回地折腾。但人心像候鸟,恋旧情。旧情最易萌生者,旧情人,特别是初...

发布 0 条评论

我们管脑袋叫什么? 刘齐 我充实,因为我热爱接受信息,每天早晨一睁眼就开始接受。先是读报纸。现在的报纸越办越厚,噌噌噌,一个个小黑字儿像一群小蠓虫,拼命往我脑子里钻。它们钻完了,我上网。这网可不是鱼网乒乓球网,它能把全...

发布 0 条评论

一个普通人 李娟 有一个人,他的名字实在太复杂了,因此我们就忘记了。他的脸却长得极寻常,因此我们再也想不起他的模样了——我们实在不知道他是谁,虽然他欠了我们家的钱。 当时他赶着羊群路过我家商店,进来看了看,赊走了八十块钱的...

发布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