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希区柯克

/ 0评 / 0

惩罚

希区柯克

这是一个温暖的初夏夜晚,刺鼻的烟味和金银花芬芳的香味混在一起,小屋后面的柳木花园和草坪里,蟋蟀在单调地吟唱,树蛙在拼命地吼叫。

琳达和乔治默默地坐在阴暗的门廊尽头,他们没有凝视对方,也没有抚摸对方,他们在聆听夜声,已经听了好一会儿了。

最后,乔治终于开口了,声音轻得像在耳语:「琳达,你在想什么?」

「你真想知道吗?」

「我不是在问你吗?」

「我正在想我们做的那个完美的案子,」她轻声说,「我在想汤姆。」

他沉默了许久,然后问:「为什么?」

「我们杀害他的那个晚上,就像今晚一样。」她说。

「别用那个字眼!」

「这里没人听见。」

「别用那个字眼,琳达,我们说过,不用那个字眼的。」

「那是一个和今晚一样的夜晚,」她又说。「你记得吗,乔治?」

「我能忘记吗?」

「那时我们真不该那么频繁见面,」她说,「如果我们小心点,他就不会当场抓住我们。但那是一个可爱的晚上……」

「听着,」乔治说。「就是那晚不被撞见,也是早晚的事,我们掩盖不了多久的。」

「那倒是。」

「一切都很顺利,」乔治说,「那晚没有人,我们的计划成功了。」

「乔治!为什么我们那时不一起私奔呢?在那天晚上之前?为什么我们不干脆到某个地方去呢?」

「别傻了!」他说。「你知道我没有钱,我们能到哪儿去呢?」

「我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

「假如汤姆不是那么嫉妒的话,」琳达说,「我可以请求他离婚,事情就简单多了,我们也就不会做那种事了。」

「可是,他的嫉妒心实在太强了,」乔治说,「他太嫉妒,他是个傻瓜,我不后悔发生的一切。」

「那时我也不后悔,」她说,「可是,现在……」「你今晚怎么啦?琳达,你真奇怪。」

「那晚和今晚非常相似,」她第三次说道,「金银花、烟、蟋蟀和树蛙,和今晚一模一样,乔治。」

「别说傻话了。」

琳达在黑暗中轻轻地叹了口气。「乔治,为什么我们要杀害他?我们为什么要那么做呢?」「因为他撞见我们,所以我们那么做。你为什么要这么想呢?」

「那时候,我们说因为我们相爱。」

「是的,这是原因之一。」

「原因之一,」琳达重复道,同时急促地笑了一声。「那时候有这个原因就行了,有这个原因就什么都可以做了。」

「你为什么这么说呢?」乔治严肃他说。「我们完成了一桩完美的谋杀,琳达,那时你也是这么说的——至今没有人怀疑过,他们都认为是意外事件。」

「是的,我知道,我知道他们的看法。」

「那么,你怎么了?」

琳达轻声说:「乔治,那样做值得吗?」

「当然值得。我们厮守在一起,我们结婚了,不是吗?」

「是的。」

「我们一直很幸福。」

「我想是的。」

「你总是说你很幸福。」

「你呢,乔治?」

「我当然幸福埃」

琳达沉默了。远处传来一条狗的吠声,以及蟋蟀的合奏声。

最后她说:「我真希望我们没有做那事。」

「琳达,那是一次完美的谋杀!」

「是吗,乔治?真的吗?」

「我认为是的。」

「以前我也这么认为,但现在不这么想了。」

「别这么说。」

她长叹了一声:「我忍不住,我害怕,我已经害怕很久了。」

「没有什么可怕的,」乔治说。「我们不会被抓到,你和我都不会。」「我们都不会。」

「我们也不会受到惩罚的,不是吗?」

「我们不会吗?」她轻轻地说。

「琳达——」

「没有什么完美的谋杀,乔治,」她说。「我知道,你现在也知道。」

「我不知道!」

「你知道,你知道的,就像我知道一样,我们心底深处,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们不是没受到惩罚,乔治——也没有罚够,不过,很快就要结束了。」

此后,他们默默地坐着,无话可说。金银花浓郁的香味紧紧地裹着他们,蟋蟀的叫声几乎震破他们的耳朵。他们不看对方,不碰对方,只默默地坐在阴暗的门廊尽头……回忆……等候……琳达和乔治就这么坐着,他们已经是七十九和八十一的高龄了,五十年前,他们做了那桩完美的谋杀案。

- end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