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西小记

老太婆和自行车 黑井千次 早在天气还很热的时候,留子就发现在她家的水泥院墙外放着一辆自行车,留子上了年纪,一个人过日子,那是在她到外面街角处倒那一点点垃圾时,看见那辆自行车的。车上的白漆已经片片剥落,露出了里面的黑锈,...

发布 0 条评论

一位短跑运动员的孤独 渡边浩二 我仅仅是为了短跑而诞生的一位男子而已。从我诞生之日起,我的短跑命运就已经决定了,这一点千真万确、毋庸置疑。 我的父母曾是奥运会百米短跑冠军。 可是,我从来就没见过他们。 父亲是我出生很久以前...

发布 0 条评论

有很多梦是遥不可及的 林清玄 有时候回想起来,我母亲对我们的期待,并不像父亲那样明显而长远。小时候我的身体差、毛病多,母亲对我的期望大概只有一个,就是祈求我的健康,为了让我平安长大,母亲常背着我走很远的路去看医生,所以...

发布 0 条评论

半张纸 斯特林堡 最后一辆搬运车离去了。那位帽子上戴着黑纱的年轻房客还在空房子里徘徊,看看是否有什么东西遗漏了。没有,没有什么东西遗漏,没有什么了。他走到走廊上,决定再也不去回想他在这寓所中所遭遇的一切。但是在墙上,在...

发布 0 条评论

心底最挂念的人 吴念真 直到我十六岁离家之前,我们一家七口全睡在同一张床上,睡在那种用木板架高、铺着草席,冬天加上一层垫被的通铺。 这样的一家人应该很亲近吧?没错,不过,不包括父亲在内。 父亲可能一直在摸索、尝试与孩子们...

发布 0 条评论

有时间的话会慢慢更新这一专栏的,有时间的,哈哈哈,好敷衍。

发布 0 条评论

没有人注意我 玛约·宾奇 我比拿破仑高一英尺,我的体重是名模特儿威格的两倍。我唯一一次去美容院的时候,美容师说我的脸对她来说是个难题。然而我并不因那种以貌取人的社会陋习而忧烦不已,我依然十分快乐、自信、坦然。 我还记得我...

发布 0 条评论

老江湖 希区柯克 趁售货员转身到后面的货架上取另外一些手套的时候,我把柜台上的一副晚宴用的长手套塞进背包里,售货员把几副手套放在柜台上和原有的几副混在了一起。 “小姐,这些手套怎么样?”售货员问,声音带些疲惫。 我皱了皱眉...

发布 0 条评论

广告的受害者 左拉 我认识一个诚实的小伙子,他去年才去世,他一辈子可以说是受尽了折磨。 克洛德从他懂事的年龄起,就抱定这个主张:“我的生活计划已经定了。我只要闭上眼睛接受我的时代的恩赐。为了跟得上文明的进步,过美满幸福的...

发布 0 条评论

父亲的书 王安忆 人们都知道我的母亲茹志鹃,而我的父亲王啸平却极少有人知道,包括我自己,从来对父亲是不了解的。小时候,我常常为父亲感到难为情,觉得他缺乏常识,且不合时宜。比如有邻家的男孩送我两条蝌蚪,我很珍贵地放在一个...

发布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