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普塔·纳德

/ 0评 / 0

游戏

普塔·纳德

那天,我独自一人坐火车前往罗哈纳。我买的是小包厢的票。车到一个小站,我的对面上来一个女孩。送她的那对男女可能是她的父母,他们很关心她,不厌其烦地跟她说东西应放在哪里,不要探头出窗,如何避免和陌生人交谈。

我5年前失明了,因此不知道女孩长什么模样,但我知道她穿的是拖鞋,因为她走动时鞋碰到了她的脚后跟。我喜欢女孩的声音。

「你去台拉登吗?」火车离站时,我问。

我一定是坐在黑暗的角落里,因为我的声音吓了她一跳。她低声惊呼,然后说:「我不知道这里有人。」

通常,视力好的人总是看不清他们眼前的东西。我想,他们一定是有太多的东西要看了。

「我刚开始也没有看见你。」我说,「但是,我听见你进来了。」我在想,我是否能做到不让她发现我是个盲人。我想,如果我一直坐在我的座位上,应该不会有什么困难。

「我在撒拉兰普下车,」女孩说,「我阿姨在那里接我。你去哪?」

「先去台拉登,然后去穆所里。」我回答道。

「哦,你真幸运!我希望我到的也是穆所里。我喜欢那里的山,尤其是在10月。」

「是的。那是上山最好的时候。」我说,同时又想起了那些未失明的日子。「满山都是野生的大丽花,在明媚的阳光下显得更加美丽。晚上,你可以坐在篝火旁,喝点白兰地。大部分游客都已经回去了,路上静悄悄的,那种感觉真的很好。」

她没有说话。我心想,是不是我的话触动了她,或者说她认为我是一个浪漫的傻瓜。然后我犯了一个错误。「外面怎样?」我问。

她似乎没觉得不对劲。难道她看出了我是个瞎子?但是她的下一个问题打消了我的疑虑。

「你为什么不自己看呢?」她很自然地问。

我沿着铺位敏捷地移到窗边。窗开着,我面对着窗口,假装在研究外面的风景。在心里,我可以看见电线杆和树一闪而过。「你注意到了吗?」我大胆地说,「树木似乎在移动,而我们没动?」

「总是这样。」她说。

我把脸从窗口转向女孩。有一会儿,我们一直默默地坐着。「你的脸很有趣。」我说。话一出口,我为自己的大胆感到吃惊,但这是一个安全的评价,很少有女孩会拒绝奉承。

她开心地笑了。那是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她说:「很高兴你这么说。别人总说我长得很漂亮,我已经听腻了。」

「那么,你有一张漂亮的脸蛋。」我在心里说。于是,我又大声说:「一张有趣的脸也可以很漂亮。」

「你真会说话。」她说,「但你为什么这么当真呢?」

「火车很快就要到达你的目的地了。」我很唐突地说,「感谢上帝,虽然这是一个短暂的旅行,但如果没有你,我无法忍受在火车上坐两三个小时。」

然而,为了倾听她的声音,我愿意坐久一点。她的声音就像山间的清泉一样动听。一旦她下了火车,她也许会忘记我们短暂的相遇,但在剩下的旅途中我会记住她,并且,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也不会忘记。

忽然,汽笛尖叫起来,车轮也改变了声音和节奏。女孩起来收拾东西。我在想,她的头发是扎起来,还是松散地披在肩上的,或者留着短发呢?

火车慢慢地驶入车站。搬运工和小贩的喊叫声传入了我的耳朵。然后,我听到了一个女高音从门口传来,想必是女孩的阿姨。「再见。」女孩说。

她离我很近,我都闻到了她那诱人的发香。我想伸手去摸摸她的头发,但她很快走了,只留下她的香味。

门口有些混乱。有个男人走进了车厢,结结巴巴地道歉,然后门「啪」的一声关了。世界也再一次地关在了外面。我回到我的铺位。车站的值勤职员吹响他的口哨,我们又出发了。

火车加快速度,车轮欢快地唱起了歌,车厢呻吟着,震动着。我摸到窗口,坐在窗前,凝视着窗外对我来说是一片黑暗的日光。刚上来的男人代替了那个女孩。我又有了新旅伴,新游戏。

「她是一个很有趣的女孩。」我说,「能告诉我,她是长头发还是短头发吗?」

「我没注意。」他回答说,听上去挺纳闷的,「不过,我倒注意到了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很美丽,却毫无用处。她是一个瞎子。难道你没注意到吗?」

- end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